美容仪器代理 > 创业新闻 > 加盟项目 > 农村项目 > 放弃20万年薪“赶花” 小伙伴们“甜蜜”创业

放弃20万年薪“赶花” 小伙伴们“甜蜜”创业

http://mr.jieyouy.com/ 农村项目 2020年06月20日

       蜜蜂,随风而行;蜂农,逐花而居。每过立春,蜂农们便带着自家的蜜蜂一路北上,历时半年寻访花的踪迹,采集甜美的蜂蜜。看着父母辛苦采集的蜂蜜只能卖给批发商,被加工后打着纯天然的旗号高价售卖,而蜂农手中的好蜂蜜却少有人问津,生长在蜂农家的“80后”姑娘小枚决心连同4个小伙伴来一次“甜蜜”的创业,以影像记录“牧蜂”生活,帮助蜂农从原产地直销新鲜蜂蜜。今年,逐花而居的蜂农中,多了这群特别的年轻人。

  生于蜂农家庭 萌生“甜蜜”的创业

  “打开家里那扇放满蜂箱的房间门,蜂蜜的香甜便扑面而来。”那是一种充满花朵芬芳的味道……

  自小枚念初中起,每年一过立春,父母和家乡的蜂农就会带着数十万蜜蜂离家远行。十多米长的卡车满载蜂箱、蜜蜂桶、帐篷,从泸县一路向北。经过四川盆地的春天,他们沿途来到陕西、甘肃、青海等地,穿梭在“花海”中采集最好的花蜜。

  跟着风走、住帐篷、睡卡车,抬头望雪山、俯身见牛羊、有花海的地方就有蜂农的身影,父亲口中的“牧蜂”之路,浪漫而美好。小枚发现,历时半年风餐露宿,采集的蜂蜜售价却与10年前一般,她萌生了“陪父母赶一次花”的想法。恰逢昔日南开大学的同窗想创业,小枚与4名好友一拍即合,决定用社交媒体帮助蜂农直销新鲜的蜂蜜。“从有想法到项目上线,‘甜蜜’的创业前后只用了两个多月。”

  小枚的大学同窗老刘与摄影师浩哥,毅然辞掉了年收入20万的工作,沿途纪录“牧蜂”之路,在蜂蜜产地采集当季最新鲜的蜂蜜。小枚和小汉则负责蜂产品的标签、LOGO、字体等包装设计。并于9月中旬至10月中旬,完成纪录片的后期制作。“因为项目刚起步,无法支撑所有人全职投入,且前期准备工作有很多。”小枚、静静、小汉等三人依旧在成都及深圳两地负责微博、微信等公众平台的直播。后续,三人将陆续加入“牧蜂”之路。

  不畏各种困扰 助蜂农直销新鲜蜂蜜

  3月15日晚8时30分,老刘和浩哥开上一部越野车跟随养蜂人龙老爹夫妇出发了。“你们真的要跟我们养蜂?那你们的工作怎么办?你们不挣钱了?我做的饭你们吃得习惯吗?在这里找不到女娃子哦……”龙老妈有些担忧地看着两个小伙子。

  原定的第一站——安岳由于连日阴雨,临时改成了遂宁安居。“小时候,我一直想当个牧民,逐草而居,养蜂人更加浪漫,他们逐花而居。”但接连的状况让“赶花人”有些狼狈。“第一天拍摄,浩哥的头和手都被蜜蜂蜇了。”休息一夜醒来,帐篷上的蜜蜂“便便”与田里的油菜花一样“茂盛”。

  随后,带伤坚持拍摄又发现了新问题,仅一日的视频素材就达到1G之多,笔记本的电量根本不足以支持剪辑。“太阳能充电板一到雨天就泡汤了,在荒郊野外哪去找充电的地方?”无奈之下,两人只能将素材传回后端,但手机流量根本不足以支持素材传输,随身携带的无线网卡也仅有10G流量……

  “其实雨天对大家生活上的影响是第二位的,更重要的是,雨天温度低,花朵没有花粉,蜜蜂就不会出去采蜜。”蜜蜂不工作,蜂农的一天也跟着“白搭”。纪录工作泡汤了,老刘和浩哥只能坐在田埂上发呆,看当地的农民犁地。百无聊赖中,他们决定到龙老爹营地对面的山里散散心。两人一心念着山顶,却惊喜地在半山腰发现一座小寺庙。老刘立刻折返,“飞也似地”揣上笔记本、手机、充电宝、充电电池等各种设备直奔山里的小庙“蹭电”。

  网上影响:研究生欲暂缓学业,全程跟随“赶花人”

  “赶花人”微博、微信的同步直播,吸引了众多网友的关注,许多人表示想和“赶花人”一起去追梦赶花。其中,有两人准备付出行动。来自北京师范大学的民俗学研究生“@离校校”,准备把养蜂人的赶花生活作为毕业论文的选题,全程跟随“赶花人”行动,并争取导师批准,暂缓学业跟着下一届的学生补修落下的课程。

  在北京从事有机农业方面工作的“@工体上空的轻骑兵”也正在处理手头的工作,准备全程跟随,考察“赶花”这种最原始的养蜂方式。“北京附近有很多养蜂场,以前也是要赶花的,但因为太辛苦,很多人都放弃了,这些蜂场的蜂蜜也再难以达到有机产品的要求。”

  “赶花人”预计在45日内募集15000元创业资金,支持金额15元至1998元不等,以分担车旅费、帐篷、影像后期制作等费用,并以蜂蜜、花粉等实物进行回报。截至昨日记者发稿时,项目上线17日,已获得79次支持,筹款12993元,完成86%的进度。老刘说,“我已经做好这一年坐吃山空的准备,众筹是为了让更多人知道我们,品尝到真正的好蜂蜜。”

美容仪代理微信:evan11292